尔尔Элсмир

慎fo注意,这里尔尔,低产低质量。
本命凯莉,过激凯厨,凹凸二本命卡米尔
萝莉控
混凹凸/APH/小英雄,微量杂食
主吃卡凯/联五/黑三角
吃all凯/all耀/米英/轰百/胜茶/上耳
不会聊天,擅长尬聊emmm……

【安凯】十三

极度OOC!!
极度OOC!!
安凯避雷!!
文笔不好别想太多!!
本文纯属扯淡
剧情有点乱明天会在评论里讲剧情的( ̄▽ ̄)

        “你的名字是?” 
        “……凯莉。” 

        2017年6月18日,安迷修找到了凯莉。 

        女孩拉了拉少年的衣角,抿着唇,“我饿了。” 
        少年牵着女孩,脑子里有些混乱,他不由地问道,“……凯莉,你想吃些什么?”他一边想着有关自己身边的女孩的一切,一边不由得庆幸自己的父母虽然死了但还给他留下了一个妹妹——虽然这个妹妹失踪了有六七年,父母也死了八九年了,而他也从来没有听父母说过自己还有个妹妹。 
        但DNA的报告上面他和这个小姑娘确实是亲人——这件事他反复体检了好几次,确定这件事确实是真的。 
        ——但他仍然觉得这个女孩有点可疑,而这件事的疑点也非常多,例如,这个不过七岁的素未谋面的女孩,为什么会有他的头发?这个女孩,真的就是他的亲人吗?而且他的妹妹,为什么瞳色,发色与他完全不一样? 
        这一切的一切,安迷修都不知道。 
        少年现在知道的只有两件事—— 
        一,他从今往后的生活里要多出一位女士了,这位女士是他的妹妹,叫凯莉,年方七岁。 
        二,妹妹饿了。 
        但是很快,他知道了第三件事—— 
        他忘带钱包了。 
        哦,那真不幸。 

        与凯莉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安迷修发现了令他细思恐极的事情——凯莉似乎安静过头了。 
        只要不打扰安迷修的正常生活,他还是能够容忍一个底细不明的人与自己生活的——前提是这是一名女士。 
        因为安迷修遵循着他的骑士道——不对任何妇人出手。而凯莉的七岁幼龄为安迷修容忍程度的提升打下了基础。 
        凯莉在突兀地闯入安迷修的生活后,一直非常乖巧安静,很少麻烦安迷修什么,但唯一令安迷修头疼的,就是在安迷修工作的时候,那个女孩子总爱坐在一旁,安静地盯着满是英文的屏幕,那双专心致志的湛蓝色瞳孔总让安迷修以为自己的妹妹看得懂这些。 
        当他恍然问出口后,凯莉总会回答“是的我看的懂”,但她除了这个回答外不再多说什么。安迷修只将她的回答定义为小孩子的不懂事。 
        因为若凯莉真的看得懂,那他必须要冷着脸对待一位幼小的女士,因为那是他们组织内部的机密,决不能被一个不知底细的人知道。——但他并不认为凯莉能够看懂。 
        凯莉的成绩很好,很聪明,除了钱以外她几乎不要安迷修管。她几乎没让安迷修怎么操心过,有的时候安迷修在那里胡思乱想,想凯莉以前是不是遭受过很深很深的痛苦才变得这么沉默,这么惹人怜爱,然而一旦想到这里安迷修就有些心痛和自责。 
        ——他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妹妹。 
        安迷修尝试过很多次问凯莉以前的事情,但凯莉永远都以沉默回答,安迷修怕触碰到凯莉的伤疤,于是收回了自己探究的眼神。 
        安迷修约莫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凯莉的放任度越来越高。 

        安迷修因为凯莉的事情请假了一个多月,终于在两人的生活都步入正轨时,安迷修结束了这个长假。 
        他看着超级电脑,略略沉思一下,便回复了对方,“好。” 
        凯莉仍然坐在软椅上,静静地盯着屏幕。 
        安迷修关上电脑,取下挂在墙上的凝晶和流焱,微笑道,“凯莉,哥哥出去一下,你在家乖乖的,不要乱跑。” 
        这两把剑是安迷修无意间淘宝淘到的,他不喜欢收藏其他古物,除了剑以外。 
        本以为是两件古物,想要收藏来着。结果被剑一个不小心划了一道伤口,当他用了半个月清洗完剑表面的污垢后,这两把剑终于露出了它们的真身。 
        在热武器横行的时代,从小跟着父亲修行的安迷修仍旧偏爱冷兵器,他始终认为,冷兵器永远是他最好的伙伴。 
        当他一眼见到这两把剑的时候,他就不由自主地买下了它们,摊主特别神秘,全身都裹着斗篷,但对方有着一个很嘶哑的女声,而且她和自己的妹妹一样喜欢吃棒棒糖。 
        当时摊主“嗬嗬”笑了笑,然后道:“那就给我十三根棒棒糖吧。”她提出的要求非常的稀奇古怪,但出于礼貌,安迷修并没有多问什么。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直觉告诉安迷修,对方是一位被毁了嗓子的少女,而且由于莫名其妙的原因,安迷修记住了那个摊主。 
        …… 
        凯莉湛蓝色如天空宝石一般的瞳孔里倒映着冷热流,眼波微微流转,她的嘴唇微微动了动,最终沉默地吐出一句话,“小心。” 
        安迷修点点头。 
        凯莉目送安迷修开着超跑离开,她立刻摘下头上可爱的粉红色的蝴蝶结,戴上自己一贯戴着的星星发卡,纤细白嫩的手指拨开糖纸,将一块草莓味的软糖丟入口中。 
        她蹙着眉,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迅速召唤出星月刃,她小声抱怨了一句,“这具身体还真是弱小。”她手脚并用地爬上星月刃,驾着恶俗艳丽的玫粉色月亮从窗口飞出去。 
        她坐在月亮上,融入漆黑如墨的夜晚里。 
        凯莉居高临下地看着那辆外表骚气的超跑,她躺在星月刃上,右手把玩起自己垂在胸前的那一缕长发,她嗤笑一声,“不论以前还是现在,安迷修的品味都是一如既往的差。” 
        ——那辆超跑上涂着令凯莉在心底吐槽过无数遍的小马宝莉。 
        凯莉在离地面约莫二三十米高的距离,星月刃不发光,所以凯莉可以非常随意地飞在低空中。她懒懒散散地看着在下方战斗的安迷修,有些百无聊赖。以安迷修为中心向外扩散至停放超跑处,罩着一层只有凯莉能够看到的透明保护层。 
        “真是好久没有见过安迷修这种神情了呢。” 
        “大概有几百年了吧。” 
        凯莉小声嘀咕道。 
        安迷修握着凝晶和流焱,面前的鲜血喷涌丝毫没有改变他脸上哪怕一点点的冷漠,他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剑上的血。 
        安迷修的速度比以前更快了,鲜血没有一点一滴落在安迷修的白衬衫上。他仿佛夏天青葱翠绿的森林一样的瞳孔里风平浪静,看来是已经对这种生活习惯了。 
        凯莉有的时候觉得安迷修真有趣,坚持着自己愚蠢的骑士道,哪怕是杀人时也穿着那一成不变的土气的白衬衫,脸上也永远是一副平静的表情。 
        ——仿佛自己就是下凡的悲天悯人拯救世人的天使似的。 
        但是很不巧,她超级讨厌这种伪君子。 
        “上一次见还是拿剑指着我呢。” 
        凯莉笑得灿烂,不见丝毫阴霾。 
        只是当时,她好像,好像,看到安迷修的眼睛里有着一点点,只是一点点的浪花。当然,也不排除那是她的错觉。 
        她撇了撇嘴,自从她成为那家伙的妹妹后,那家伙总爱用一种怜悯爱护的眼神看她,好像她是什么很可怜的人一样,可笑。 
        凯莉吞下了最后一块糖的碎片,她有些遗憾地看着下面已经坐上超跑的人,语气一如既往地俏皮,“可惜这次安迷修的速度太慢了,才杀十二个人就需要耗费我吃一根棒棒糖的时间。太慢了。” 
        她摇头叹息着,选择性遗忘了安迷修以前是个有元力技能的人,“以前杀二三十个小渣滓也不过花一根棒棒糖的时间。安迷修真是越活越过去了。” 
        凯莉盯着已经发动的超跑,吹了声口哨,跟在超跑的后面,愉快地躺在星月刃上。 
        “好咯,凯莉小姐也要回去咯!” 
        于是凯莉跟了安迷修一路并在最后一千米之内冲进了房间并迅速装出学习的样子。 
        ——这种文化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安迷修最近总觉得出任务时总有人跟着自己,甚至还有人跟着他回家!!一开始他没有感觉到,但后来几次任务中他逐渐发现了不对劲,有人跟着他! 
        安迷修有些头疼,他的直觉一向敏锐,伪装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好,但他就是发现不了究竟是谁在跟着他。尤其是……在除了他的马以外一辆车都没有的高速公路上,他仍然有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即使他检查了自己超跑上的每一个角落。 
        他总是怕对方的来意属于恶意,战战兢兢地不敢回家,他怕自己的妹妹受到牵连,但是直觉告诉他,根本不用怕——因为对方早在第一次就已经知道了他家住哪。 
        如果对方是带有恶意的,大概凯莉早就死无全尸了吧。 
        当然,安迷修也不能确定对方是否对他抱有善意,但是他也只能祈祷对方对他抱有善意,否则凯莉将会非常危险——虽然这栋公寓是组织特意给他的,配有极高的安全防范措施,系统是智能系统,会识别人脸。但安迷修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万一下一秒,凯莉就不见了呢? 
        今天的安迷修仍然抱着忐忑的心情出任务——如果不出任务,那生活费就没办法解决了。这也是为什么安迷修十八岁正是上学的年龄却辍学的原因。 
        只是这次,他与往常大不相同,他这次需要去一趟组织总部。 
        凯莉仍旧跟在安迷修后面,安迷修今天的装扮跟以往截然不同,他脸上一如既往地带着墨镜,只是装扮大不相同,白色衬衫外居然不套白色外衣,换了一件黑色的风衣。 
        不过还不错。 
        凯莉摸了摸下巴,不甚在意地想。 
        凯莉翘着二郎腿坐在星月刃上,她舔着棒棒糖,双目冷静而专注地盯着下方的腥风血雨,“啧,安迷修是打了鸡血吗?出剑速度越来越快了……虽然对方只有十三个人。”她眯了眯眼眸,忽然降低星月刃,盯着下方不远处那个棕发人影,“不对……” 
        “安迷修不可能让血滴在自己的衣服上……” 
        “他回去还要见我的……他知道我鼻子很灵的……会闻到血腥味的……” 
        “以他现在的实力,他不可能这么快……” 
        “尤其是对方每一个人的实力都比他强!” 
        “……他之前进入他那个狗屁组织总部后……究竟被干了什么!!” 
        凯莉眯着眼眸,眼神锐利地扫过全场,反复检查,最终确定没有别人了,她才降落星月刃,双脚着地,她盯着陷入杀戮中的安迷修,对方的往常充满生机勃勃的绿色的瞳孔覆盖着一层血色,令人胆颤。 
        即使是这样的安迷修,对付“法盟”十三所罗门还是太勉强了。 
        安迷修不错了。 
        凯莉自我安慰道,这是“法盟”最后的漏网之鱼了。 
        当凯莉落地后,对方的十三个人似乎非常震惊这究竟是从哪儿蹦出来的一个小女孩。安迷修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他只记得自己必须要杀戮,必须。 
        凯莉哀声叹气地甩出十三个星星,星星的速度非常快,它们追寻着那十三个人。那些人的速度也很快,却终究追不上星星的速度,他们试图用枪朝玫红色星星开了一枪,却惊悚地发现这个奇怪的星星似乎无坚不摧。 
        凯莉垂下眼帘,装作十分苦恼的样子,“唉……你们这样……是不行的哦。一群傻子。”
        凯莉走近安迷修,居高临下地望着一身血的,极为痛苦地揪着胸前衣服的少年,嗤笑一声,“安迷修,我记得我们初次见面,你好像也是这么狼狈吧。”她抬起右手,随手夹住一粒子弹,她侧过头,笑容纯真甜美,语气俏皮,“抱歉呢,这种东西……对无所不能的凯莉小姐来说,还真的是没有用的呢!” 
        …… 
        安迷修只觉得眼皮子疼,血液凝固在他的眼睑上,粘住了他的眼睛,令他无法睁开双眼,同时,他的胸口非常痛,仿佛心脏要爆炸一般,喉咙间已经涌起了一股子血腥味,他有些神志不清,脑中的神经迅速地跳动着,一胀一缩,非常难受。 
        对方冰凉的手指触上被模糊的眼睑,声音是他极为熟悉的声音,对方呼出的气喷在他的耳朵上,“安迷修,你欠我一条命了。以后所有事情全部听凯莉小姐的,听到了没?” 
        安迷修恍惚间脑子里仿佛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影子,那个影子有着黑色的柔顺的长发——和妹妹一样。少女还喜欢别着玫粉色的星星发卡然后居高临下地命令他给她十三根棒棒糖,在她吃完十三根棒棒糖的时间之内,在她的游乐场里找到她,否则就分手。 
        安迷修不太擅长找人,但凭借这天生极为优秀的直觉与判断力,还是能够在极为复杂的大型游乐场中找到他的女朋友。 
        没办法,谁叫他的女朋友是他自己追的呢? 
        虽然他也知道,每次他找到她时,她都已经吃完第二十二根棒棒糖了,却总还是嘴硬地说来的刚好,她刚好吃完第十三根棒棒糖,然后骄横地对他道,“你下次可别这么慢找到本小姐了。” 
        他总是一脸宠溺地说好。 
        可是凹凸大赛中,感情,永远是不存在的。 
        他握着双剑指着少女,少女的身边也环绕着许多可爱的玫红色星星——虽然,那是用来杀人的利器。 
        然后…… 
        …… 
        组织的人说,“安迷修,你有了弱点,我们杀了她,让你重新成为一个没有心的人。” 
        “或者,注射它。” 
        安迷修选择了第二种。 
        ——他根本没打算回去。 

        安迷修睁开双眼,他现在神色有些茫然,他偏过头,女孩躺在自己的旁边,蜷缩成一团,还试图往自己的怀中钻,他有些呆滞,“啊咧?” 
        “啊啊啊啊啊啊凯莉!凯莉!!男女七岁不同席!!”安迷修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他刚刚接受了一段极为庞大的记忆,哦,据说,那是来自前世的。 
        凯莉在他的怀中缓缓睁开如同波斯猫一般纯真无邪的天蓝色双眼,她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 
        下一句,让安迷修怔住了。 
        “你是谁?” 

        安迷修觉得之前的记忆仿佛都是一场梦,组织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凯莉忘掉了所有记忆,他突然变得有钱了,仍旧是2017年,但凯莉已经十九岁了,他二十二岁,凯莉与他没有血缘关系,是他领养的妹妹。 
        且凯莉拥有间接失忆症。 
        间接失忆症,顾名思义,时不时会忘掉一切记忆,相当于,读档重来。 
        安迷修对此有些无奈,却还是接受了这些事情的变化,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全部当做水月镜花一场梦,坦然接受了自己的新生活。 
        在新的生活中,温润如玉的安迷修受到女孩子们的追捧,但女孩子们都怕一个存在——兄控到了极点的凯莉。然而更要命的是,这个兄控有着一个与其程度不相上下的妹控。 
        后来一切都发展得顺理成章,安迷修在二十五岁时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二十二岁的妹妹凯莉结婚,生子,然后在三十三岁时得病死去。 
        凯莉最后在安迷修耳旁悄悄道,“傻子,我演技好吧。”她笑嘻嘻地看向安迷修。 
        安迷修握着她的手,仍然微笑着看她。 
        “是,你最好。” 










        少女睁开那双碧蓝色的双眼,她撑起身子,身上套着象征着身份的白金色长袍,三千青丝散了一地,站在主祀台旁的白发男人穿着白色的袍子,一脸平静,“大人。” 
        少女笑了笑,“丹尼尔,这个梦很美,我很喜欢。” 
        丹尼尔的语调仍然波澜不惊,“能让大人喜欢是我的荣幸。” 
        少女站起来,赤足走下主祀台,她漠然地看着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届凹凸大赛中的激战。 
        其实看多了,大概也就不觉得一些大佬的激战有多厉害了。当然,格瑞和嘉德罗斯之间最后的王者之战,她永远记得。而那一战,成为了历史中的传说。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王者之战中活下来的,也许是因为幸运,也许是因为安迷修用身体和元力护住了她。 
        然后,她便成为了神使。 
        然后,她才发现,并不是每一个愿望凹凸大赛获胜后都可以实现的,例如,复活。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明明就是抱着来玩的心情来参加凹凸大赛,为了游戏甚至可以放弃生命。多么可笑的理由啊! 
        许多人都有着他们的愿望,格瑞,金,紫堂,安莉洁,莱娜…… 
        可是最后的那个胜者居然是她?! 
        居然是她! 
        多么可笑啊! 
        如今,凹凸大赛一届一届地举办着,凯莉麻木地处理着繁杂的事务,她总是时不时回想起那个温柔的棕发绿眼的少年,她怕哪一天,她将她的少年给忘了。 
        ——每十三年沉睡一次,以此纪念。 
        凯莉都快忘记了当初她是怎样意气风发,骄傲而古灵精怪地参加那一届凹凸大赛的。 
        因为那件非常非常久远的事情,被神的手掩埋在了一捧历史的黄土里。

评论(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