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尔Элсмир

慎fo注意,这里尔尔,低产低质量。
本命凯莉,过激凯厨,凹凸二本命卡米尔
萝莉控
混凹凸/APH/小英雄,微量杂食
主吃卡凯/联五/黑三角
吃all凯/all耀/米英/轰百/胜茶/上耳
不会聊天,擅长尬聊emmm……

soulQ:

【微信公众号建立+求授权】

占tag致歉 帮扩!!


有意愿加入一起营运公众号的宝贝们请加入扣扣群:541420423

其实这个公众号我想搞很久了,奈何自己真的有点忙所以就闲置了下来。可是凯莉小姐她有这——么好,为什么不让更多的人热爱她呢?

虽然公众号昨天才建立,再加上我自己个人能力有限,推送东西也需要太太们你们的画/文的授权(我昨天为了试一试,所以推的东西没有经过你们同意就拿来弄了我下跪道歉😭)

初步的打算:
基本是一周推送凯莉相关美图(这个我会问太太们授权,或者有天使能帮我问到那就太好了)
一周凯莉相关最佳文章(包括凯莉相关所有cp)
平时会时不时推送凯莉相关文(因为我真心觉得很多好文章被埋没,没有热度,心就超级痛),推送文的同时附上我(或者其他天使)的文评。
关于这一点,我希望在等公众号组建起来之后大家能和我互动,留言告诉我哪篇文很ok,要推广让更多人看到(也可以附赠你们对这些文的看法)













只吃only的……其实没有多大冲突吧,毕竟我们都爱凯莉不是吗?不喜欢的推文不看就好了……

对了,以后凯莉相关的周边也可以放在这里做个推送什么的……

其他内容暂定,也欢迎小天使们加入我们一起运营这个公众号给我提点意见,这个人真的啥都不会啊……

说了这么多天才第一步,我需要太太你们的授权和同意啊😭😭😭




太太们同意的话请在留言批个准😭😭












“准了。”

【瑞凯】无题

啊啊啊啊我错了qaq我有罪qaq
好赶……赶一趟末班车
根本看不出来是瑞凯向【就当作为瑞凯添tag了
可以说是巨OOC!巨OOC!巨OOC!了
文笔是真的不好
lof上面居然还有敏感词发不出去【搞不懂噢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75939822085024

【all凯】当凯莉小姐变成了一个身体和记忆和智商都退化到七岁的幼龄儿童时

本文又名《幼凯历险记》
all凯避雷
极度OOC!!
极度OOC!!
崩得最严重的是柠檬!!
啥都属于你们,OOC和幼凯属于我(说这个我怕是要被锤子锤死或是烈斩砍死或是棍子挥死等亿万种花样死法
(这个比较赶,毕竟我觉得再不发就没有机会了
明天阿不,应该是今天,今天期中,约莫要砸,砸了就完蛋了
所以文什么的都比较赶,糖什么的自行寻找
打tag的话只打了较为明显的cp向
本人是个萝莉控,所以超喜欢萌萌哒的幼凯
文笔不好别想太多【极力营造出搞笑的气氛
脑洞大合集【极力all凯,等想起还有银爵等人时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废话太多了不要嫌烦来吧开始吧↓↓↓

(1) 
        最先发现这件事的是安莉洁。 

        凯莉夜晚总会迷迷糊糊地滚下床,然后在空心柔软的床板上发出一道杠铃落地般的响声,吵醒安莉洁,本人却躺在安莉洁旁边睡得甘甜。 

        安莉洁很庆幸凹凸学校的宿舍条件足够好,下铺的床足够大且比上铺还大,不然每次凯莉都会滚下床的时候都会摔在地上,那个时候这个难伺候的大小姐怕是又要大发雷霆。 

        安莉洁和凯莉提过多次要在上铺床板旁边安一层挡板,但每次都被凯莉小姐给无视了,无奈的安莉洁只好纵容凯莉,让学校将自己的床板延长了不少。 

        周五晚上由于A3班原力竞赛又输了,所有人都被丹尼尔老师罚站,尤其是害得比赛次次都输的班长雷狮和副班长凯莉,这两个人被罚站的时间比以往更长,宿舍里的人心疼小魔女,于是一起陪着凯莉在萧瑟的寒风中站了三个小时,回到宿舍时,所有人都累得身心疲惫,倒头就睡,以至于所有人都没有听到夜晚中的响声。 

        虽然凹凸学校的规定仅仅是上学期间在八点以前到教室便可,但安莉洁的六点生物钟一向又准又健康。 

        于是醒来后的安莉洁第一件事就是闭着眼睛去摸躺在自己身边的凯莉,看看小魔女是不是又在酣睡。 

        ……咦?这个比平时更加软乎的触感……这个带着点奶香的味道……似乎有点不大对…… 

        安莉洁睁开朦胧的双眼,下意识地向双手那边看去,于是下一秒,整个宿舍的人都被吵醒了。 

        “——凯莉!!!!” 

        艾比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红发,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慢慢蠕动到床板旁边,她探下头,打着哈欠,清甜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未醒的睡意。 

        “怎么了柠檬……今天可是周六……不上课……等等!小魔女又怎么惹事了!”艾比甩了甩脑袋,忽然想起来刚刚安莉洁喊的是凯莉,她的脑袋立刻由一片浆糊转为清醒。 

        莱娜是那种非常容易被吵醒的人,前提是在吵闹的环境发生的时间离她睡觉的时间有三个小时,以至于她昨晚也没有听到那些声音。 

        她穿着浅灰色的睡衣,一脸迷茫。 

        “安莉洁,怎么了?” 

        安莉洁激动地举起一个身高约莫一米,黑长直,别着玫红色星星发卡,一身明显宽大了不少的浅粉色睡裙的洋娃娃,语气有些颤抖,“看!凯……凯莉……” 

        艾比揉了揉眼睛,略微懒散地缩回头,“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不就是小魔女的人身娃娃吗?”她忽然想到什么,猛地探出头,一脸的不敢置信,“洋娃娃”睁开她那双带着迷惘的蓝宝石一般的眼睛,茫然地望着她们。 

        “……咦?你们是谁?你怎么和柠檬长的那么像?”“洋娃娃”转过头,看着抱着自己的少女,疑惑地道,声音一如既往的熟悉,只是带着属于儿童的稚嫩,那张极为相似的脸上也带着幼儿的稚气未脱。 

        莱娜目光沉凝地望着“洋娃娃”,沉思过后,肯定却又不肯定地道,“这是凯莉。” 

        艾比惊奇地睁大双眼,整个人都快掉下来,“真的假的?!” 

        然而,下一秒,她真的摔了下来,摔在了对她来说硬邦邦的床板上。那一摔,将艾比摔得眼冒金星。 

        “哎呦我去,疼死姐了,莱娜!你的床板好硬!!”她揉了揉脑袋,不满地抱怨道。 

        莱娜脸上略带不屑,“还真是和凯莉不相上下的娇气的大小姐啊。” 

        “喂!” 

        忽然,两人看向安莉洁手中的幼年凯莉。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Δ´)!”凯莉一边张牙舞爪地想要挣脱安莉洁的魔掌,一边叫嚣着,忿忿地看着她们。 

        一旁的安莉洁一脸幸福地冒粉红泡泡。 

        “好可爱(///ˊㅿˋ///)……” 

(2) 
        凹凸餐厅里。 

        “对,所以事情就是这样,凯莉也就变成这样了。”安莉洁耸耸肩,一脸平静地护着怀中的小孩,蓝绿色的双眼就如同她的元力技能一样能够冰封千里。 

        她望着面前的一群大佬,暗自叹气,如果不是凯莉嚷嚷着衣裳穿的不舒服,她怎么会带这么可爱的小凯莉来逛街。这群大佬总爱找她们的麻烦,这不是将小凯莉送入虎口吗?! 

        得,没买成衣服,又因凯莉嚷嚷着饿了,于是凹凸学校一群大佬包了学校里最好的餐厅——凹凸餐厅。 

        格瑞仍旧端着他的面瘫脸,戳了戳凯莉粉嘟嘟的脸颊,凯莉瞬间炸毛,握着小拳头像是要打他,“敢戳本小姐的脸!你怕不是活腻了!要不是看你和格瑞那个死面瘫长的这么像,还有柠檬勒着我,信不信我凯莉小姐捶死你啊(`Δ´)!”安莉洁已经将自己就是凯莉幼时玩伴小柠檬的事情告诉了凯莉,但出于私心,她并没有说其他人的事情。 

        格瑞耳根有点红(被可爱到了)在一旁非常认真地思考自己小时候是否真的是面瘫脸。 

        紫堂幻推了推眼镜,有些羞涩(被萌到了)“凯……凯莉……你……你记得我……”紫堂幻话还没说完,就被金挤到一边去了。他垂头丧气地站在一旁,手足无措,凯莉歪着头,嘟了嘟嘴,恍然大悟,“唔……难不成……你是我的小跟班紫糖糖Σ(゚д゚;)”紫堂幻摸了摸鼻子,一脸温柔。 

        金双眼放光,那双和凯莉如出一辙的碧蓝色眼睛亮晶晶的,“凯莉凯莉!那你还记得我吗(//∇//)” 

        凯莉一脸嫌弃,“你谁啊你,这么蠢……啊!该不会是隔壁地主家的傻儿子我的跟班二号金吧Σ(っ °Д °;)っ”她突然想起来面前这只小金毛是谁,一脸惊喜。 

        金特别开心,正准备去抱这只小小的软软的凯莉时,猝不及防被雷狮推开了。 

        雷狮扒开金的脑袋,伸手就去揉凯莉的脸蛋,凯莉眼神瞬间凶狠起来,“卧槽中二病晚期患者你怎么还没死(゚Д゚)” 

        雷狮感受着手中柔软的触感,不由啧啧赞叹,“不愧是本大爷的未婚妻,一眼就能认出本大爷。” 

        凯莉听到“未婚妻”三个字,瞬间炸毛,居然挣脱开了安莉洁的怀抱,伸手就去挠雷狮,“谁是你未婚妻呢(╯‵□′)╯︵┴─┴【超凶.jpg】不知道是哪个中二病晚期患者九岁时刚看完海贼王就拿着他的锤子大义凛然地对他的妈妈说,‘你不让我当海盗我就离家出走’!!你居然还带着这个丑死人的头巾!认不出才是脑子有问题啦略略略!我打你喔!”由于身高和身体原因,小凯莉只能抱住雷狮的小腿,用她那双白嫩嫩的脚使劲踩着某个中二病晚期患者。 

        雷狮噗嗤一笑,“哈哈哈哈哈等你长高了我们再来打吧╮( ̄▽ ̄)╭” 

        “恶党!你这样对待可爱的凯莉小姐是不对的!就由我来保护凯莉小姐吧!”安迷修一脸正义,义正言辞地掏出了自己的大宝贝(划去)双剑。 

        雷狮嗤笑一声,表达自己的不屑。 

        “还有本来该与凯莉小姐订亲的应该是我才对!要不是我小时候随师傅去修行!现在凯莉小姐的未婚夫应该是我才对(▼皿▼#)”安迷修忿忿不平地拿剑指着雷狮。 

        “咦?安迷修?”凯莉有些疑惑地看向棕发男子,忽然想起来记忆深处那个温柔的棕发绿眼的男孩。 

        然后凯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小魔女的忽然沉默,扭头看向她,却见小魔女白嫩嫩的脸蛋上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 

(3) 
        凯莉愣在那里,一脸快要哭的表情,她扭过头,突然扑进安莉洁怀里,放声大哭,“呜哇哇哇。゚(゚´Д`゚)゚。柠檬柠檬为什么你们突然就变大了!你们都欺负我!!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呜哇哇哇!” 

        安莉洁手足无措地安慰着小凯莉,小凯莉在她的怀中乱爬着,眼泪浸湿了安莉洁的衣襟。 

        嘉德罗斯极力控制自己想要去揉那个渣渣的头的想法,一脸不屑,“哼!渣渣就是渣渣!不论是小时候还是长大以后都是一个渣渣!!” 

        凯莉听到这句话,哭得更凶了,涕泪纵横,“哇!柠檬柠檬!死小孩欺负我!!帮我打他!!!紫糖糖!!格瑞!!哥!!安迷修!!雷狮!!金!!卡米尔!!打他打他!!呜哇哇哇。゚(゚≧□≦゚)゚。”此刻的凯莉就是一个闹脾气的小孩,想到谁就说谁的名字。 

        嘉德罗斯瞪了一眼凯莉,赌气地扭过头,“哼!来呀!我嘉德罗斯可不怕你们这些渣渣!!” 

        “祖玛祖玛~我们来打架吧~” 

        “不打,滚。” 

        “祖玛~”雷德可怜兮兮地唤着自己的心上人,然而心上人却对着一个小魔女冒粉红泡泡,他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格瑞默默地掏出了自己的烈斩,他一脸严肃,丝毫不觉得自己听凯莉的话有什么不对劲,“嘉德罗斯,来打一架吧。”忽然,他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棒棒糖塞入凯莉嘴中,他摸了摸凯莉的头,声音仍然没有丝毫起伏,“乖,先吃棒棒糖,打完了带你去吃蛋糕。” 

        凯莉含着棒棒糖,泪眼汪汪地点点头。 

        安迷修拿着自己的双剑,转而将剑对向了嘉德罗斯,“真是很抱歉呢,凯莉小姐的话在下一定会服从。”他认真地道,祖母绿的眼睛里闪着光(当然不是诡异的光) 

        “凯莉小姐总说我身为一个骑士却没有马,却忘了小时候她曾承诺过在下,如果在下第二次救下了凯莉小姐,凯莉小姐会给我一匹白马。然后,我会骑着我的公主送给我的白马去迎娶我的公主。虽然我后来并没有机会救她第二次╮( ̄▽ ̄)╭”安迷修深情地说着情话,然而说情话的对象却认真地舔着她的棒棒糖。 

        金的头发已经变成了白色,他双瞳中闪着红色的光芒,金一向开朗的脸上挂着难得一见的邪气的笑容,他举起手,极具挑逗性地朝凯莉勾了勾手指,身上溢出黑色的气息与黑色的剪头,逐渐缠上金的身子。“嗬嗬……我可是……超喜欢凯莉的呢……”他舔了舔唇,肆意邪气。 

        紫堂幻扶了扶眼镜,一脸慌张,但还是召唤出了小斯巴达们,“虽然……虽然我比较弱!但是我……我可是凯莉小姐跟班一号!”于是下一秒,他就被大罗通天棍给挥到一边去了。他默默地抱着小斯巴达们欲哭无泪,头上缠着挥之不去的阴云。【吐血.jpg】 

        鬼•死妹控•狐听到稚气的声音,不由想起妹妹小时候甜甜地叫他“哥哥”(虽然一大部分原因都是为了让死妹控背锅),不像长大后的现在那样一见面就互怼,鬼•藏的非常深的妹控•狐本以为再也听不到如此甜蜜的声音,正在哀悼自己一去不复返的幼年软软乎乎的妹妹,再次听到这声音,心都要化了。 

        于是鬼•社会黑帮老大•狐默默地拿出通讯机,“喂,莱娜,带人过来,凯莉被欺负了。” 

        “嗯……不多不多,全部带过来吧。” 

        紧接着鬼狐一脸淡定地看一群大佬撕逼,想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不过话说莱娜……似乎对凯莉很上心啊……以前也为了小凯莉违抗过他的命令……不过没事,凯莉的朋友就是他鬼狐的情敌!下次……就给莱娜多布置一点任务好了o(≧v≦)o 

        雷狮默默地召唤出他的雷神之锤,锤子上缠绕着紫色的电流,他笑得张扬,那双仿佛有着星辰大海的紫色眼睛睥睨着所有人,“未婚妻的所有要求本大爷当然要全部满足啊( ̄∀ ̄)” 

        “明明是在下的未婚妻!” 

        “我和小魔女的婚约可是由两家父母做的决定!” 

        “在下的爷爷和凯莉小姐的爷爷也有过约定好吗!!” 

        “那可以让安莉洁和那死不要脸的妹控订亲啊!傻逼骑士别抢本大爷的未婚妻!!” 

        “但是爷爷说的是安家的儿子娶他们家的女儿!!” 

        两人又为了“未婚妻”吵起来了。 

(4) 
        帕洛斯不管老大和死对头(虽然称为死对头,但主要争吵原因还是因为未婚妻)的吵架,站在安莉洁旁边,摸了摸凯莉小姐软乎乎的毛茸茸的脑袋,微笑,“这样的魔女小姐还真是可爱呢。” 

        安莉洁一脸防小偷的表情。 

        “哇哦,安莉洁别这么防我嘛╮( ̄▽ ̄)╭好歹我也曾与小魔女待过一阵子啊——虽然是跟着老大卡米尔和佩利一起。”帕洛斯一脸无奈,“你说是吧,佩利?” 

        他转过头就想找佩利,却听见安莉洁的一声怒吼后,本来因格瑞给的棒棒糖只是在小声抽泣的凯莉哭声又变大了。 

        帕洛斯低下头,那只蠢狗正咬在凯莉白皙软乎的脸颊上,一脸幸福,帕洛斯额头暴起青筋,那种神情他非常熟悉,那TM不是佩利吃肉的时候脸上荡漾的表情吗! 

        帕洛斯提起佩利,脸上仍然端着皮笑肉不笑的笑,“非常抱歉,安莉洁小姐,请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处置一下这条蠢狗。” 

        紧接着他异常凶狠地看向佩利,“佩利!你刚刚在做什么!” 

        大金毛一脸委屈,“小魔女好好吃……脸颊又嫩又软……啊!”他突然眼睛放光,“要是加点孜然就更棒了!” 

        帕洛斯忍住想要抽死这家伙的手,笑里藏刀,“你怕是活腻了。” 

        然而,最终的人参赢家,却是卡米尔。 

        这是甜食党之间的默契! 

        卡米尔异常淡定地唤来裁判球,挑选了几样幼年凯莉最爱吃的蛋糕,不到一分钟,桌子上便放满了草莓甜品。 

        他温柔地摸了摸凯莉的头,拿出那根格瑞塞进去的棒棒糖,随手扔进垃圾桶,用纸给她擦了擦眼泪,将一小块蛋糕送入她的口中,凯莉在卡米尔的抚慰下逐渐停止了哭泣,乖乖地张口。 

        安莉洁时不时地扔出一两个冰锥,淡定地在一群混乱中划水。 

        凯莉扒开安莉洁环着她身子的手,拉了拉卡米尔的红围巾角,示意他蹲下来,卡米尔不明所以,但还是捧着一碟蛋糕蹲了下来,凯莉亲了一口卡米尔的脸颊,脸上已不见哭泣的神情,她笑嘻嘻地环住卡米尔的脖子,将一小块蛋糕塞入卡米尔口中,嫩嫩的声音在混乱中极为清晰。 

        ——“最喜欢卡米尔了!” 

        卡米尔的脸颊爆红,一向飞速运转的大脑也有点死机,他拉了拉围巾,神情恍惚地想,蛋糕好甜啊…… 

        突然,现场安静下来,然后雷狮先炸了。 

        “卡米尔!别挖你哥墙角!!” 

        “渣渣!离那个小渣渣远点!!” 

        “凯莉小姐是在下的!!” 

        “你想对我妹做什么!!” 

        “卡米尔,你渴望救赎吗,来,直走,左转,出门慢走不送。吃我一记冰锥子!!”【气到人设崩坏.jpg】 

        于是现场比先前更加混乱。 

        …… 

        “柠檬……这是什么情况?姐不过去找个弟弟,回来就变成这样了??” 

        “鬼狐大人!凯莉小姐怎么样了!” 

        两拨人马又集中在一起,于是观战了许久隐忍不发忍辱负重的鬼狐立刻嚣张起来,“冲啊!!为了你们的二当家!!!” 

        “嗷!老姐你打我干嘛!”埃米抱头喊道。 

        却见艾比一脸危险地盯着那片混乱,埃米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然而这个预感,成、真、了。 

        “衰仔给我上!魔女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染指的!!” 

        埃米一脸QAQ,“哎呦喂我的老姐,你来凹凸学校的目的不是为了找帅哥吗怎么变成女孩子了?”

        “问这么多干嘛!上啊!” 

        “这里一群大佬……嗷我错了老姐,啊啊啊啊冲啊!” 

(5) 
        现场极为混乱,最终,裁判球喊来了A级班主任丹尼尔。丹尼尔脸色黑如锅底,“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虽然级别还是A级。

        后来,每一个混乱中的人都被扣了大量几分,除了凯莉。 

        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丹尼尔被幼年凯莉给萌到了。 

        于是A级的所有人都对这件事闭口不言,想着瞒下来然后能天天看到如此甜的凯莉。甚至想在图书馆里找到像这样的秘术和施法的人,然而最终无果。 

        想天天看到幼凯?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第二天,凯莉又变回来了,很可惜,她没有了周六的记忆。A级的同学们觉得周六发生的事情太丢脸太放飞自我了,于是威胁了所有人都对周六的事情闭口不言。 

        于是第二天,凯莉醒来后一脸懵逼:我做了什么你们为什么要用一种可惜的眼神看我?你们莫不是狮了智Σ(゚д゚lll) 

        就连向来冷清的格瑞投过来的眼神里也隐隐含着可惜。 

        凯莉:我做了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END——